亚游集团老板|注册

安钢的“环保利剑”

来源:中国冶金报


钢铁企业的发展将长期面临越来越严格的环保要求,转型压力增大,又迫在眉睫。安钢集团面临的情况是钢铁行业的一个缩影。

通过转变观念、提高认识、系统规划、坚决行动,安钢集团走出了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绿色、减量、集约式发展路子,为钢铁行业探索出了一条环保提升与企业发展双促进、企业效益与社会效益双丰收的有效途径。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既要企业发展,更要碧水蓝天。”这不仅是安钢集团孜孜不倦的追求,也是钢铁行业应有的责任与担当。

   本报记者 吴勇 

      6月15日上午11时57分,《中国冶金报》记者在安钢集团烧结厂中控室监测平台上看到2号烟气系统的排放数据:二氧化硫排放量为13.7mg/Nm3,氮氧化物为100.9mg/Nm3,粉尘为7.1mg/Nm3。这组数据明显低于生态环境部要求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2+26”城市)执行的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

      2017年,安钢集团在产量下降、污染物排放减少的情况下,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8亿元;实现利税36.12亿元,同比增长165%;实现利润20.6亿元,同比增长1775%,比历史最好水平还高出8.37亿元。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安钢集团得到了全面体现。

第二场生存保卫战


2012年,安钢集团生产经营困难重重,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出现亏损。2013年,安钢集团开始谋划战略转型。

2013年2月27日,原环保部发布了《关于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2013年第14号),首次在重点控制区的火电、钢铁、石化等六大行业以及燃煤锅炉项目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

同年9月10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通知》,进一步要求强化节能环保指标约束,严格实施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和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是否符合总量控制要求作为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审批的前置条件;各地区可根据环境质量改善的需要,扩大特别排放限值实施的范围。

约4个月后的2014年初,安钢集团召开了扭亏增盈誓师动员大会,在全面打响生存保卫攻坚战的同时,提出把环保攻坚当作“第二场生存保卫战”。在行业最为困难的时期,安钢集团毅然投入8亿元资金,开始实施26项环保治理项目。

安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利剑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说:“钢厂是全体职工工作、生活的家园,也是城市的一部分。环保搞不好,受害的是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城市。环保不仅是政治任务,而且是民生工程。安钢集团对此认识清醒、态度坚决。”

                                                           图为安钢焦炉烟道气脱硫脱硝项目

有投入就有回报,从2014年初到2016年,通过3年时间,安钢集团面污染源治理实现原料场全围挡,线污染源治理实现皮带廊全封闭,各工序实行关键部位全除尘,解决了历史欠账问题,实现了达标排放,部分工序甚至实现了超低排放。

“我们通过对原有环保设备等进行改造和升级,全面实现了达到当时环保部提出来的排放标准。”李利剑说。

尽管如此,安钢集团并没有停住脚步。

“我们当时研判形势,分析认为,中央对环保会越来越重视,要求会越来越严。环保工作做不好,以后会面临更大幅度的限产,甚至可能停产、关闭或搬迁。”李利剑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

就在2017年2月17日,原环保部发布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首次将通道城市称为“2+26”城市,并对这些城市提出了实施特别排放限值的要求。当时的文件明确在2017年9月底前,“2+26”城市行政区域内所有钢铁、燃煤锅炉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大气污染物执行特别排放限值,并要求各地实施钢铁企业分类管理,按照污染排放绩效水平,制定错峰限停产方案。其中,河北石家庄、唐山、邯郸,以及河南安阳等重点城市于采暖季对钢铁产能限产50%。

“对原有设备进行升级改造等老办法根本不可能达到‘2+26’城市排放限值的新要求,必须推倒重来,寻找或者研发新的技术。”李利剑坦言。

时不我待。2017年3月份,安钢集团集中启动了总投资30亿元的环保提升项目建设。同年5月18日,原环保部又发布了关于征求《关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后于2018年1月16日公告执行),在原来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标准。

目前,安钢集团5套焦炉脱硫脱硝项目、3座烧结脱硫脱硝项目、4套转炉一次除尘改造项目、原料场封闭项目已全部投入使用,每年可减少颗粒物排放3200吨、二氧化硫2700吨、氮氧化物5500吨,减排比例分别为71%、60%、76%。

安钢集团也因此成为国内第一家实现全干法除尘的钢铁联合企业,主要工序环保治理效果全部达到世界一流、国内领先水平。李利剑强调,安钢集团的环保工作是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最成熟的工艺、最高的配置,一步做到位。

“我们采用的技术和环保项目都还有继续提升的潜力和空间,可以满足国家可能出台的更为严格的排放标准,再也不用推倒重来了。”他说。下一步,安钢集团将立足环保新起点,致力打造“公园式、森林式”园林化绿色企业,计划投入10亿元,按照4A级旅游景区的标准,对厂区实施绿化、美化、亮化、硬化工程,把工厂变公园,厂区变景区,加快推进生态转型步伐。

金山银山


“企业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财富。”李利剑认为,着力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不仅可以减少排放,减少污染,还可以增加实实在在的效益。

近年来,安钢集团从节能减排入手,坚持集成创新,投资1亿元建成了国内第一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烧结余热发电装置,吨矿发电量达到15千瓦时,达到行业先进水平,同时解决了烧结环冷机的扬尘和热辐射问题,探索出了一条钢铁企业热能高效综合利用的新途径;

投资1.5亿元建设了高炉汽拖鼓风发电机组,实现了鼓风和发电同轴快速切换的技术突破,解决了钢铁生产过程中富余煤气的高效利用和煤气放散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年发电量达到3.8亿千瓦时;

投资3200万元,建设了焦炉上升管余热回收装置,克服了行业内公认的焦炉荒煤气余热回收技术难题,吨焦回收过热蒸汽80千克以上,杜绝了荒煤气放散产生的环保问题,实现了节能与减排双赢;

投资1.68亿元建设了65兆瓦高温超高压煤气发电机组,发电效率达到37%,位居国内领先水平,实现了煤气资源的高效发电,年发电量4.68亿千瓦时……

“实践表明,环保不仅是投入,而且能产生效益。能源循环利用在很大程度上能为我们的能源使用提供重要的补充,同时也能带来其他方面的附加收入,实现企业的集约式发展。”李利剑说。

                                                                图为安钢烧结脱硫脱硝项目

除此之外,安钢集团还通过关停、拆除高耗能、高污染装备来提升环保水平。2015年以来,安钢集团主动关停3座450立方米小高炉,拆除90平方米和105平方米小烧结机各1台,以及4座4.3米小焦炉,每年可减少颗粒物排放768吨、二氧化硫排放1382吨、氮氧化物排放2407吨。

“减量就是减排,减量倒逼提质。安钢集团适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把着力点放在提高供给质量上,不断优化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李利剑说。

据介绍,安钢集团坚持“中高端”的市场定位和产品定位,主动创造市场,创造消费需求,持续优化产品结构。2017年,安钢集团品种钢、品种材比例分别达到75%、84%;直供直销比例接近50%,较2年前翻了一番;在商用汽车轻量化用钢方面拥有多项核心技术,安钢集团已成为国内该领域的引领者,700兆帕以上级别轻量化用钢国内市场占有率在60%左右。截至目前,安钢集团共有24个产品荣获冶金产品实物质量“金杯奖”,26个产品获评“冶金行业品质卓越产品”,10个产品获得“河南省名牌产品”称号。

“通过努力,我们实现了减量减排但不减营业收入、不减税收、不减效益,最终要以环境一流、管理一流、产品一流和效益一流的崭新姿态,跨入钢铁行业第一方阵,成为全国极具竞争力、影响力和带动力的现代化钢铁强企。”李利剑说。

数据显示,通过落实绿色发展新理念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具体要求,安钢集团经营业绩逐年向好:2015年巨额亏损,2016年实现盈亏平衡,2017年实现利润20.6亿元,创历史最好纪录,实现了绿色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双促进、双丰收。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既要企业发展,也要碧水蓝天,始终是安钢集团孜孜不倦的追求。”李利剑强调。

对于如何进一步促进钢铁企业和行业总体环保水平的提升,实现绿色发展,李利剑建议要继续控制钢铁产能和调控布局,形成区域性工业结构合理的良性发展格局;对企业按环保水平分类管控,激发企业加大环保投入、实施技术创新的积极性,保护先进企业的发展空间;加大对环保先进企业的政策支持力度,对于治理较好的企业,给予一定税收返还或减免,以体现公平性。

“对大气污染传输通道上的‘2+26’城市的错峰生产也要按环保水平进行分类管控,区别对待。”李利剑说。

短评:将环保视作生存底线

陈晓莉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于7月3日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明确要持续开展大气污染防治行动,综合运用经济、法律、技术和必要的行政手段,统筹兼顾、系统谋划、精准施策,坚决打赢蓝天保卫战,实现环境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多赢。

经过几代钢铁人的艰苦奋斗,我国钢铁行业目前已形成世界第一的产能规模和领先的装备水平,有力地支撑了国民经济和相关产业的发展。然而,快速发展积累下来的“环保欠账”等问题已与“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高质量发展”不相匹配。钢铁企业的发展将长期面临越来越严格的各类环境指标约束,转型压力增大,又迫在眉睫。

安钢集团面临的情况是钢铁行业的一个缩影。安钢集团所处区域位置敏感,既地处“2+26”城市,又位于城市建成区,且毗邻世界文化遗产殷墟保护区,环保任务尤其艰巨。同时,与沿海钢厂相比,地处内陆的安钢集团在原料进口的物流成本等方面面临先天的劣势,生存压力和环保压力并存,如何取舍?对此,安钢集团的做法为钢铁行业提供了“鱼与熊掌兼得”的解决方案,值得学习和借鉴。

从2014年开始,仅用3年多时间,安钢集团就成功实现了环保的脱胎换骨升级,实现了比生态环境部“2+26”城市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更优的排放指标。究其原因在于安钢集团将环保视为企业生存底线的思维导向。

安钢集团底线思维体现在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将环保治理作为首要目标。2014年初,陷于亏损的安钢集团打响了生存保卫攻坚战,同时把环保攻坚当作“第二场生存保卫战”,投入8亿元资金,开始实施26项环保治理项目。8亿元对于亏损中的企业来说是一笔巨款,在使用的选择上,体现了安钢的环保价值取向。

安钢集团底线思维体现在对工艺技术选择的前瞻性上。通过治理,安钢集团已经可以实现特别排放限值目标,但他们没有满足于眼下的达标排放,正如李利剑所言:“我们采用的技术和环保项目都还有继续提升的潜力和空间,可以满足国家可能出台的更为严格的排放标准,再也不用推倒重来了。”这样,当有新的技术和新的工艺出现时,安钢集团便能够在较短时间内予以采用,体现了其在追求环保的道路上永不止步的精神。

安钢集团底线思维体现在污染物资源化利用上。在水渣等固废上,他们实现了充分而高效益的利用,将其变为企业的“金山银山”。正如李利剑所言:“实践表明,环保不仅是投入,而且能产生效益。”

通过转变观念、提高认识、系统规划、坚决行动,安钢集团走出了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绿色、减量、集约式发展路子,为钢铁行业探索出了一条环保提升与企业发展双促进、企业效益与社会效益双丰收的有效途径。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既要企业发展,更要碧水蓝天。”这不仅是安钢集团孜孜不倦的追求,也是钢铁行业应有的责任与担当。


文后的话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潮头,回望来时路,我们激情豪迈;展望新征程,我们信心满怀。

     40年来,我国钢铁工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有力地支撑了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下游用户的转型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近期,本报特派出多路采访组,深入钢铁企业进行实地采访,并推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钢铁万里行》栏目,和广大读者一起,追寻中国钢铁40年来尤其是党十八大以来改革开放、砥砺奋进的足迹,分享钢铁企业在管理创新、科技研发、环保节能等方面的探索实践和典型经验,以进一步坚定信心,共同推动钢铁行业深化改革开放,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步伐。

                                     图为本报人员与李利剑(右三)合影

安钢集团为本报万里行第一站,更多了解可点击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万里行”首站走进安钢





安钢的“环保利剑”

创建时间:

2018年07月1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行业 | 中原环保卢洪波:提升建筑垃圾资源化程度应做好“四个必须”
企业发展,环保先行,绿色隆丰,生态循环